“万里茶路”、“茶马古道”及茶文化的传承

2015-12-01 10:51:53 来源:临汾新闻网   浏览次数:

作者:临汾中华文化促进会主席 杨玉龙

“一带一路”战略已成为世界的热门话题,通过新丝绸之路的重建,这一古老的国际商路再次吸引着世人的目光。与“丝绸之路”同被誉为中国历史上黄金贸易通道的“万里茶路”和“茶马古道”也由此倍受瞩目,同时强烈地激发起人们的兴趣,吸引着更多的茶人去追踪索源,探寻这“南方嘉木”、“神秘树叶”的前世今生。

(一)

17世纪由晋商缔造的漫漫“万里茶路”分别以福建武夷山和湖南安化邑为起点,穿越江西、湖南、湖北、河南、山西、河北、内蒙等广大省区,跋涉蒙古国,最终抵达俄罗斯的恰克图等地。“万里茶路”在经济发展史上具有深远的影响,得到了习近平主席的高度评价,他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演讲时称其是连通中俄两国的“世纪动脉”。
       就在习近平主席评价演讲不久,2013年11月我随山西茶人代表团来到福建武夷山,参加第七届海峡两岸茶业博览会。在参与茶事茶会的同时,有机会走访茶山茶路,考察了晋商做茶的最早足迹。从武夷山岩茶大红袍的核心产区南行七八公里,有一座四面环山、两溪穿流的古村落--下梅村,这里因晋商的开发而闻名遐迩。我们一进村,由武夷山人民政府竖立的“晋商万里茶路起点”纪念石便醒目的进入眼帘。穿村而过的淙淙当溪两岸,历经百年的明清古建筑基本保存着原貌。位置显赫的邹氏家祠是下梅村标志性古建筑,也是保存得最完善的一座茶商遗迹。祠堂门楼气势宏阔,砖雕图案丰富多彩,门两侧两幅砖刻横披“木本”、“水源”历历在目,显示了与茶关联的主题。与祠堂相通的隔间是“晋商茶馆”,门头匾额显耀,内置八仙桌与太师椅,是茶商们品茶议事的地方。两百多年前,山西的乔氏集团、常氏集团正是凭借着诚信经营的理念,开始了同福建武夷山邹氏等家族的合作。
       正是黄昏时刻,太阳的余晖暖暖的洒在古老的建筑群上,空气中弥漫着潮潮的历史陈韵,很容易使人穿越时代,想象当年那繁荣的景象:我们似乎看到晋商乔致庸正同邹氏族人在谈茶生意,而村中小溪里的运茶船只来回穿梭。下梅村这条宽约数米、水深仅几十公分的小溪正是茶路的源头,那时每天都有二三百艘船只在穿梭,满载四面八方汇聚的新茶,出小溪进河流穿鄱阳湖,继而直入长江。进入旱路后,夏秋两季以牛马为主,冬春两季运输就要靠骆驼,晋商们把能够运用的交通工具用到了极致。从福建到俄罗斯,经八省穿三国,茶路沿线的马队、驼帮、镖局、客栈、饭庄都在为之忙碌着,这是多么壮观的景象!作为山西茶人,作为晋商后裔,当你身临其境,听着先辈的创业故事,怎能不为之自豪!
       山西不产茶叶,但周边接壤着广阔的茶叶消费市场,晋商几乎操纵和垄断了边疆各地区及相邻国家的茶货贸易。为了满足市场的需要,晋商们不断开发建立基地,从福建武夷山逐步扩展到湖南安化,之后又相继扩展到浙江建德、安徽霍山、湖北蒲圻等地。晋商以特有的精明和智慧研究茶树栽培、改进茶叶加工、搞活流通贸易,为茶产业的开发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湖北崇阳、蒲圻两县交界处的羊楼峒、羊楼司一带具有栽植茶树的自然条件但过去不种茶,山西商人就传授当地人栽植茶树、制造茶叶的方法,使这一带逐渐成为新的茶叶产地。压制黑砖茶是山西人的发明,为运输和储存便利,他们将茶箐入锅,用火翻炒,揉捻成团,压成茶砖。当时采取包买形式控制一些作坊,按统一要求进行茶叶加工,以保证茶叶货源与质量。“千两茶”工艺亦为晋商首创。2014年12月下旬安化道然茶叶公司在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举行的“千两茶”发售仪式,该公司的老总曾兴致勃勃地对我说,这个“千两茶”黑茶的制作工艺跟你们山西晋商有很大的渊源呢。原先各地商人采买茶叶原料,大多踩捆成包,包装的大小形状和重量不一,计量与运输都不方便,后来安化江南镇边江村制茶的刘姓家族,在晋商“三和公”的建议下,创新采用花格篾篓,全人工踩制,制成大规格的花卷茶,因一卷茶合老秤重约一千两,故称“千两茶”。
       连晋商们都没想到的是,他们开创的万里茶路,不仅仅是把南方的茶叶输送到了北国,而且开通了文化传播的渠道。当时的这些经济先锋、文化使者走到哪里,就把财富效应带到哪里,所经之地,商业、金融、物流无不繁荣;走到哪里,中国的茶文化就影响到哪里。晋商所到之处,一种新的健康的茶生活无不落地生根。茶路文化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近年来中俄两国学者们兴起了重走万里茶路的热潮,追思历史文化的潮流方兴未艾。数百年来晋商的后人们与福建茶商的文化交流和经济往来连绵不断,随着茶叶的再次走火,山西人到福建包茶山,福建人来山西开茶店者越来越多,有的新晋商以其资本优势和经营优势与闽商合作共图发展。近日又传好消息,为增强著名茶品牌的活力,临汾秦汉胡同文化公司创始人王氏家族与福建安溪铁观音非物质遗产传承人魏月德合资重组岐山魏荫茗茶公司,展示了新晋商的风采。
       著名茶文化策划家胡明方先生演绎了一场驼队重走万里茶路的活动,再现了当年南茶北运的盛况。这次活动共组织120峰骆驼,2013年4月28日从内蒙古二连浩特出发,过黄河、跨长江到达湖南黑茶主产区,把安化等地各种品牌黑茶集中到益阳市,满载茶叶的驼队从益阳茶厂出发,经过湖南、湖北、河南、山西、河北、北京等省市抵达内蒙,驼队完成使命,尔后转为车队,驶往蒙古、俄罗斯等国。这一行动还原了300多年前亚欧茶路的情景,并拟将茶路延伸至西欧腹地。驼队一边走一边在沿途开展各种形式的名茶展示和茶文化宣传活动,既掀起一轮黑茶热,又使晋商再一次名播天下。

(二)

胡明方先生多年来为促进茶文化可以说不遗余力。早在演绎“万里茶路”之前,还曾成功策划了“复活马帮,贡茶进京”的盛举。
        300多年前,云南普洱府奉旨贡茶进京,每年定时提供宫廷赏用的顶级茶品。遗留存放于故宫博物院156年的一块中国最老的贡品--金瓜人头普洱茶就是历史的物证,同时验证了普洱茶越陈越香的佳话。胡明方先生就是要还原这一历史事件,以马帮为载体宣传普洱茶。那还是2005年初,策划者从云南普洱茶各产区的著名茶山精选出六支马队,沿着蜿蜒崎岖的茶马古道跋涉一月有余,于4月底汇合于普洱县城,形成120匹骡马,43位赶马人的规模。大马帮5月1日从普洱县启程,跨长江、过黄河,翻秦岭、越太行,穿过云、川、秦、晋、冀,于10月16日抵京,行程近万里,历经168天。马帮进京的组织者们在马连道举行了盛大的拍卖活动,那批在马背上驮了半年之久,经过风吹日晒,马背温热的普洱茶收到了热捧,拍出了天价。由此轰动了北京城,造就了马连道,炒热了普洱茶。
        这几年普洱茶之所以能持续火爆,与马帮进京事件的宣传有着直接关系,许多人之所以喜欢上普洱茶,也与茶马古道的传奇故事有关。十年前不经意间在电视上看了《复活的马帮》纪录片,便关注上了普洱茶。一直以来想寻访茶马古道,但苦于没有机会,这两年因茶事工作的机缘终于实现了这一愿望。
        首访茶山就与“茶马司”结缘。茶马司是清朝宫廷皇家贵族于1845年在勐腊县的倚邦老街建立的官府机构,其职能是为修建茶马古道,管理茶马互市,保证六大茶山正山贡茶供应。当然如今茶马司衙门已经不复存在了,我们相遇的是由大陆台湾两岸资深茶商成立的茶马司茶业有限公司。茶马司公司在勐海、勐腊、勐连、勐库、景谷、宁洱等地设有大树茶原料基地及传统工艺石模压茶车间,多年来一直为众多海内外茶商订做加工普洱茶品,深得各地茶商的青睐。巧合的是董事长也姓胡,胡浩明先生作为中国普洱茶十大企业家之一、云南茶马古道研究会副会长,既是普洱茶产业的推动者,又是普洱茶文化的研究者。不知是茶马司的品牌有着一种象征的意义,还是被老总的品味所吸引,每次来云南总要去看看。这一次直接来到了企业的腹地--景谷茶厂,拜访茶马司总经理、资深茶人王熙群。那天香港、广州、湖北、山东、江苏等省份的茶人都有幸聚在了一起,人气很旺。王总极为好客,越是人多越有激情,他带着我们从生产区转到了仓储区,兴致勃勃讲着茶马司和景谷茶厂的发展历程,如数家珍般介绍着每一款精典产品。建厂以来所加工制作的所有茶品,在这里都有储存;人们耳熟能详的班章、易武、冰岛、昔归、景迈山、千家寨等云南著名山头茶,在这里都能见到,真让同来着大开眼界,连声感叹。就连广州普洱茶界的朋友们都说,景谷茶厂的普洱存量完全可以和当今大茶仓东莞相PK。王熙群是云南做茶人的代表,他在茶马古道奔波了几十年,几乎跑遍了所有的茶山头,此生注定不会离开他的事业,将立足茶马司品牌,开发出更多的普洱新品。
        中国是茶的故乡,而云南是茶树的发源地。上世纪七十年代在普洱市景谷盆地出土的茶树始祖宽叶木兰化石证实了这一命题。在茶马司公司我们看到了出土的化石,虽历经3000余年而化石上的茶叶纹理仍清晰可见,真该感谢造物主恩赐给中华大地的物种。云南澜沧江两岸的各个山头上都有母树所繁衍的古树茶园,有的地方面积达万亩以上。而每个村寨都有他们的茶树王,这些王者少则七八百年,多则千年以上。我们所到之处都会慕名前往,算下来几个知名的普洱茶树王均已访问过了。在云南,世界上最著名的茶树王有两个,一是镇沅县九甲乡千家寨野生古茶树,存活树龄在2700年以上;另一是凤庆县小湾镇香竹箐栽培古茶树,树龄高达3200年。我们千里迢迢来到了千家寨大山之下,但由于时间、交通等多方面的原因,只是抬头向着那棵神树的方向遥遥仰望片刻,便与之失之交臂了。中国陆羽奖首届国际十大杰出贡献茶人蒋文中认为:一个研究茶文化者,如果不了解普洱茶,那他的研究是片面的;一个爱普洱茶者,如果不拜凤庆香竹箐的“世界茶王之母”,就难有真正意义上的登堂入室。因而无论如何我们要去拜拜这棵最古老的茶树。从昆明出发一路向西,行至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集镇--云南驿,再向南就到了凤庆。茶王树所在的小湾镇香竹箐距县城50多公里,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了两个多小时才到了目的地,下车后还需步行爬山,也顾不得旅途劳顿,一气来到树下。只见这棵古茶树树干粗壮、笔直,树冠扩展、圆满,她高约10余米,树冠直径也在10米之上,枝繁叶茂,生机勃勃,就像一杆绿色的巨伞伟岸在半山腰上。香竹箐古茶树确实是我见过的最雄伟最漂亮的茶树,不由使人心生敬仰,合手膜拜。她顽强的生长在这里3000余年真是一个谜,滇红集团出于保护目的,出资修建了围墙护栏,并建成一座锦绣庄园,以供茶人研究、瞻仰。古树周围再无大的茶树,而在方圆几公里之内还分布着成片的古茶林,树干直径在二三十公分左右,树龄也在千年以上,可见凤庆的确是普洱茶树重要的的发源地,也是万里茶路的一个起点。
         普洱茶这几年流行山头茶,讲究品位的茶客更是追求“名山”“古树”“单株”“纯料”茶,在茶马古道考察不能不上名山访名寨,因为它们就如同洒在茶路上的颗颗明珠,如若不是这些闪闪发光的明珠,普洱茶也不会那样璀璨。过去在西双版纳地区的勐海、勐腊新老六大茶山有班章为王,易武为后之说;这些年在临沧地区的双江勐库又出了昔归为王,冰岛为后的说法。我们所访问的第一座名寨叫广别老寨。在2013国际茶业大会暨第十三届中国普洱节上与广别老寨茶叶合作社的董事长李娜标培相识,在她的邀请下我们欣然前往。广别老寨与著名的班章隔山相望,一脉相承,也都收获着哈尼族人祖先留下的古树茶,茶的品质并相差无几,而使广别人羡慕不已的是,班章随着名头的增大茶叶价格也在翻个的猛涨,十多年前班章茶与广别茶一样每公斤也就售十多元钱,而这几年竟炒作到万元左右,拍卖会上甚至拍出天价,这越发让人有了好奇心和吸引力。两个村寨虽然相邻,但由于茶山的道路难走,车辆又多,李娜带我们行进了两个小时才到达。快进村时设有岗哨,过往车辆都要接受检查,以防把外山的茶叶带进村里以次充好,败坏了班章的名声。进入班章村你就会感受到一股热气腾腾的氛围:南来北往的车辆来回穿梭,其中不乏豪华越野;“陈升号”等茶业公司与茶商的初制场里,摊晒着一箩一箩炒制好的茶叶条索;家家户户都住进了小洋楼,不少人家仍在大兴土木。在李娜一户亲戚家,主人给我们泡了新茶,一杯入口,就感到猛烈的苦感,但随后便化为甘甜,一股茶气先是聚集头顶神庭穴,然后自上而下蔓延下来,即刻发热出汗,感觉美妙无比。这就是班章的魅力,难怪茶人们极力追捧呢!冰岛则给人另一番感受。那天我们从昔归的忙麓山下来直奔冰岛,照样例行检查才允许进村。与班章相比,冰岛的文化气息要浓烈些,整个村寨是按照旅游规划设计改造的。美丽的别墅群落被千年古树包围着,然而我们在茶农家里却喝不到古树茶,原来这些古树全部被茶企茶商承包了。经朋友联系,一家茶商从山下赶来才为我们泡了一款地道的冰岛古树茶,入口甜丝丝,再喝几杯就感觉了浓浓的冰糖甜。故而,茶界称班章为“男人茶”,冰岛为“女人茶”。

(三)

无论是“万里茶路”还是“茶马古道”,都与临汾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首先,临汾是晋商的重要发源地。明初至清中叶300多年间,“临汾商帮”曾一枝独秀,活跃在万里茶路上的商人不在少数,其突出代表是人称“亢百万”的平阳亢家,在江南一带称雄多年,为晋商的辉煌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其次,临汾是“万里茶路”和“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重要的驿站。万里茶路经河南入山西一路北上,临汾作为茶路的主要节点和茶码头,历史为我们留下无数的茶文化遗迹,也演绎了许多名人茶事。胡明方策划的两次大型活动,“驼队重走万里茶路”曾与我们接洽过经运城到临汾的线路,尔后情况有变,绕道而行。“马帮进京”则是从临汾穿越而过的。那年9月6日,马帮从陕西的宜川过黄河进入吉县,为了表示对母亲河的敬重,“马锅头们”换上了节日才穿的民族服装,总指挥胡明方第一个骑马跨过了黄河大桥。这支队伍在壶口瀑布活动了一天,让母亲河为自己鼓劲充电。之后,马帮经吉县、乡宁、尧都、洪洞、霍州进入晋中。
        正是鉴于这样的历史渊源和特殊位置,临汾的茶人以及茶文化促进会肩负着重要的使命。我们应该大力传承晋商精神,把万里茶路打造得更宽、更远,在更高层次上传播茶文化,搞活茶流通,为繁荣中国的茶经济做出应有的历史贡献。在新的历史时期传承茶文化,我们应认真思考和践行以下三大课题:
        其一:站在中华文化的高度传播茶文化。
中华茶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清清茶香中融入了中华文化的儒、释、道哲学精神,幽幽品茶中体现了“和合”这一中华文化的精髓。从古到今特别是唐宋以降千余年来,中国茶道日臻成熟,品茶不仅是生活的需要,更是一种高雅的艺术生活。茶文化所蕴含的许多传统美德陶冶着人们的情操,把人类的精神和智慧带到了更高的境界。茶文化伴随着人们的生活,营造了有益身心的慢生活,这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在生命节奏越来越快的现代社会,倡导慢生活无疑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所以我们弘扬茶文化就一定要升华到中华文化的高度,从茶文化中探寻中华文化的魅力。
        站在中华文化的高度传播茶文化,首先要抓好宣传。借助新闻媒体、广告平台,利用网站和微刊等阵地,采用多种方式宣传中华文化及茶文化的国学内涵,普及茶知识,推广茶生活,使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倡导的“茶为国饮,健康消费”的理念深入人心,让更多的人懂茶、爱茶、品茶,从而使临汾人的精神修养和文化欣赏水平不断得以提高。其次要搞好培训。茶促会应从市场需求出发,与人力和社会保障等有关部门合作扩大专业培训规模,包括举办茶艺师、茶技师、评茶师培训班,并推荐优秀人才到国内茶文化学院进行高层次教育,对成绩合格者颁发资质证书,努力使临汾茶文化专业队伍不断壮大。与此同时应经常性的举办各类专题文化讲座,向广大爱茶人普及茶与生活、茶与养生、茶与和谐的常识以及科学泡茶,文明饮茶的方法。再次要做好活动。有人将中华文化归纳为“琴棋书画诗酒茶花”八种形式,古为“八雅”。各种文化形式相容相济,以茶为媒,可以组合成茶与诗词、茶与字画、茶与琴瑟、茶与插花等,再加上传统的茶人聚会、茶艺表演、茶席展示以及斗茶比赛,活动分门别类、多彩丰富,既可净化人们的心灵,又能愉悦市民的生活。
       其二:站在互联网+的角度搞活茶流通。
      “互联网+”是一种新的经济业态。就是充分发挥互联网在生产要素配置中的优化和集成作用,提升实体经济的创新力和生产力。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首次提出“互联网+”的行动计划,不久的未来互联网的创新成果在中国将深度融合于经济社会各领域之中。
当下我们所处的时代与晋商称雄的明清时代已不可同日而语,再去沿用万里茶路的经营模式已不现实,用互联网改造传统门店自然成为茶行业面临的新课题。我们的任务是把陆上的万里茶路、海上的万里茶路变为网上的万万里茶路。茶促会应推动茶叶专业市场和经营门店嫁接互联网技术,创新搞活老渠道,实现生产基地、销售市场和消费者的互联互通。在现代社会不能没有互联网线上的功能,也不能忽视线下门店的作用,线上和线下是一种互联互动的关系。强大的互联网技术和便捷的物流网系统使世界范围内的电商经营和网上流通成为可能,网上购物已经成为人们的习惯,如果再固守常规就会行之不远,被动失败。然而茶叶毕竟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它更注重品饮体验,更注重环境感受。做茶如果没有线下门店做基础,网络便成为“空中楼阁”。为此,我们必须适应新的商业模式,研究新的经营之道,赋予实体店以新的功能,譬如体验新品的功能、品牌推广的功能、聚集粉丝人气的功能等,在这样一个基础上把茶流通市场做得更大。
        其三:站在国际化的维度促进茶经济。
        为了整合万里茶道各方资源,通过国际交流,推动跨国境、跨领域、跨行业的合作,将这条从创立之初就承载着国际间友谊的道路继续向未来延伸和开拓下去,中华文化促进会于2014年3月发起成立“万里茶道(中国)协作体”。协作体成立以来,紧踏国家重建“一带一路”的战略部署,围绕茶字做文章,在国内外组织了一系列有着深度影响的活动。在“万里茶道”的起点——福建省武夷山市举办“万里茶道”与城市发展中蒙俄市长峰会,三国共同签署了《万里茶道(国际)协作体缔约书》,致力打造两个平台:即开通“万里茶道”产业联盟电商平台,使沿线城市形成一个长久合作的共同体;成立“万里茶道”文化研究院,加强对“万里茶道”历史文化遗存的收集、保护、研究和教学活动。今年五月在印尼巴厘岛召开的第二届中国-东南亚民间高端对话会上成功举办中国茶文化艺术展,以“弘扬国粹·合而生香”为思路,设计了“茶礼·茶艺”两个活动版块,多角度的展示中国千年茶文化。山西大德晋茶文化研究院表演了中国茶艺“大德茶道”,以“万里茶道”独特的历史视角,借助万里茶道文化遗产及千百年传承下来的中国茶文化,复活并极致展现中国茶艺仪轨,唤起世界关于茶叶的记忆。正在开展的一个大型活动:由“中国单人帆船环球航海第一人”、“中国海洋公益形象大使”翟墨先生领航的“重走海上丝绸之路”大型帆船航海主题活动4月启动,满载中国六大类茶的帆船,漂洋过海抵达意大利米兰,在世博会中国馆举办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交流活动,为2015世界博览会送去一片惊喜。
        万里茶道(中国)协作体独特的创意不仅为中国的茶产业和茶文化开辟了新的天地,且极大的开阔了我们的视野,启迪了茶界的思路。作为中华文化促进会的成员单位,作为万里茶道上重要城市,我们必须站在国际视野的维度,积极融入茶协体,在此背景下开展工作。一方面是走出去,“借船出海”。参加各类茶叶博览会、高峰论坛会及其外出考察等茶事活动,广交茶友,扩大交流,参与文化的整合。另一方面是引进来,“借脑生智”。临汾不仅在古代是“万里茶路”和“茶马古道”的节点,而且现在又被国家确定为全国66个区域级流通节点城市之一,经济文化资源和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在今后的发展中商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将会高度汇集,具有较强集聚、辐射功能。我们可通过茶协体把高端人士请进来,帮助策划特色活动,以茶文化为载体带动临汾城市品位的进一步提升。

 

     

责任编辑:付基恒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临汾日报晚报版、临汾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