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月下情愫

2017-07-15 09:16:03 来源:临汾新闻网

月下情愫

石泽丰

  我观察过明月夜下的影子,在我童年时代的夏夜。许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在怀念着那样的夜晚,怀念我童年夏夜的生活。如今生活在城里,我再也没有体验过,它像一滴清凉的露珠,滴落在我回不去的夜晚。

  记忆中的月亮,它从村庄的树梢上升起,硕大圆润,偶有清风捎去白云,月亮推却,把光照向大地,照着质朴的村庄,照着勤劳善良的父老乡亲,照出他们的影子,我想,这就是月亮高贵的品质,千百年来,它值得人们去仰视,但同时,它又让人心生意念,情愫绕怀。

  我外婆的屋后有一个很大的淡水湖,名曰黄湖。每年夏天,湖水涨了起来,船只由此可以开到村后的稻田边。那时,我大舅和二舅共同拥有一只很大的帆船,船上有乌篷、有桅杆,需要两个人分别站在两边的船舷上,用竹篙撑离河滩,船得以驶向更深的水域。我记得他们白天捕鱼,晚上归来就把船停在河滩边。晚饭后,几个表哥便要去看船,他们要睡在船上。我也随同去过一次,记得那夜,皓月当空,光照千里,湖水闯开了胸怀,接纳了月亮,风有些调皮,把水中的月亮晃破,风过之后,月亮又重圆起来,如此反复着,在清澈的湖面上。那时,我解不开这样的情愫,只知道它是极好的意境,一个人可以躺在甲板上发呆,可以闻水声,可以看浮云。

  水声与浮云是抓不着的,也握不住,它在你的耳际,在你的眼前,给你留下的仅是瞬间的美感,也许这就如岁月,它流走了,再也不会回来。

  如今,我大舅和二舅已步入古稀之年,在一个有月的夏夜,我见到他们手摇蒲扇,把走远的往事追忆回来,以此哄着月夜下的孩子们入睡。顿时,我仿佛又闻到了帆船甲板上的那种桐油香气,它是从月色里散发出来的。


     

责任编辑: 吉政

上一篇: 【散文】立交桥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临汾日报晚报版、临汾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