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

2017-07-15 09:17:51 来源:临汾新闻网

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

王友明

  前些天,回家探亲的我,无意间得知,战友刁炳连家里,珍藏着一张我们当新兵时的合影照片,我立即骑着电动车,前去探个究竟。

  果然有这么一张照片,那是46年前的一个春日,我和同乡战友孙印海、刘印池、杨风义、刁炳连,老兵魏民、裴起财,与老班长郭玉宝,在临汾照相馆拍摄的。

  黑白照片已经泛黄,且有部分缺损,但人物面貌依然清晰。照片上的我们,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胸前的毛主席像章和为人民服务徽章,分外醒目。我如获至宝,马上翻拍下来,找人进行了修复。

  凝视着照片上一张张充满青春气息的脸庞,瞬间唤起了我久远的记忆还有思念。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当稚气未脱的我,跨进陌生的军营,感叹“西出阳关无故人”时,是老班长郭玉保,第一个走到我的面前,给我送来亲人般的关爱。他掏出手绢,轻轻地擦去我脸上的灰尘,直爽地自我介绍说:“我叫郭玉保,是你们的班长,以后咱们就并肩战斗了。”说完,边帮我卸背包,边笑着说:“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

  走进宿舍,老班长为我倒了一杯开水,打来一盆洗脸水,还为我铺好床铺。在老班长看来,这只是个平常的举动,却使我犹如置身于家的氛围。

  当晚,老班长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便进入了我的日记。

  夜半时分,窗外的寒风呼啸起来。

  朦胧中,我感到身上沉甸甸的,睁眼一瞧,是老班长为我盖上了一件棉大衣。我欠起身想说句什么,他却做出一个制止的手势,并轻轻地为我掖掖被角,转身回到自己的铺位。

  那一刻,一股暖流涌动在我的周身,两眼顿时模糊了。

  最令我难以忘却的,是那回实弹投掷。

  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胆怯,握弹的右手老是发抖。老班长喊了声:“投!”我使劲抬起右臂,不料,手榴弹从手中滑落,掉在了身后,咝咝地冒着青烟。我手足无措,木头人似的站在那里。老班长一步跨到我的身后,迅疾地抓起冒着青烟的手榴弹,甩了出去。随即,他一把推倒我,顺势压在我的身上。

  轰的一声,手榴弹在不远处爆炸,掀起的尘土厚厚地盖在老班长的身上。他抖抖身上的尘土,看我安然无恙,笑了;我拉着他的手,哭了。

  有一个星期天,吃早饭前,我们接到命令:“近段时间,因为施工和训练任务繁重,放假一天。”

  官兵们边使劲鼓掌,边大声呼喊:“好!好!大家可以好好玩一玩,逛逛临汾城。”

  吃完早饭,在老班长的带领下,我们8个人排成一队,身背绿色挎包,神情威武地进了临汾城。一进城,老班长就把我们领到了照相馆,自掏腰包照了合影。于是,便留下了这张珍贵的黑白照片。

  沿着老班长的视线,我卯足劲,渐渐地长大、成熟。

  第三年,我当了班长。

  闲暇之时,老班长经常找我谈心,教我怎样带兵,怎样管理,怎样训练。老班长的话语,如一条清澈的小溪,缓缓滋润着我的心田。

  一个淫雨霏霏的秋日,战士小李因站岗问题和我发生矛盾。我几次同他谈心,均不欢而散。老班长知道后,耐心细致地去做小李的思想工作,很快化解矛盾,让我和小李和好如初。

  深夜站岗时,老班长边陪我站岗,边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当班长的一定要以情带兵,要把战士看成自己的亲兄弟,去关心、去爱护。”这句话,成为我的座右铭,一直伴随我度过30载的军旅生涯。

  当班长的第三年,也就是1976年12月17日,我提为干部。可老班长,仍是兵头将尾──班长。

  宣布命令的那天晚上,老班长和我坐在白杨树下,促膝长谈直到深夜。看着老班长为我而兴奋的神情,我忽然感到鼻子酸酸的。

  老班长,我敦厚、慈爱的兄长啊!

  1977年4月,部队决定让老班长退伍。我不忍老班长别我而去,想找首长求个情。老班长却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走留要听党安排,只是我真舍不得脱下这身绿军装……”

  分别之时,我与老班长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泪洒肩头。

  老班长是流着眼泪走的,我知道,他难以割舍的,是十余年的军旅情啊!

  送走老班长的那天晚上,我写出一首小诗《他,带走了……》:

  “班长该离队了,心中闷闷不乐。多么难舍啊,火热的生活。他,凝望着军营的绿影;他,静听着醉人的军歌。突然,他摘下几片绿叶。深情地,轻轻镶进心爱的相册。于是,他带走了这几片绿叶。不,他带走的是一组绿色的军歌……”

  老班长退伍后,回到了黑龙江省鸡西市,尽管相隔千山万水,但始终没有割断我们的情感丝线。

  2016年6月初,老班长突然发微信告诉我,要来看我。我即刻从河北老家返回临汾,恭迎老班长的到来。相聚时,我们照了一张又一张合影,是要把这纯粹的情谊,印记在岁月的深处。

  仅仅相聚两天,老班长就要离去,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不顾我的再三挽留,执意要走。我知道,老班长是不想给我增加更多的麻烦。这次短暂的相聚,更加浓郁了我们的情感,厚重了我们的友谊。分别的那一刻,我的泪水始终在眼眶里打转……

  捧着这张泛黄的黑白照片,那首《青春不散》的歌曲响在耳边:“翻开泛黄黑白照片,就让回忆悄悄放慢时间,以为未来很远,一转眼,竟过了好多年。曾经我们忘记时间,一起聊天可以聊到很晚,以为不谈永远,岁月却有老去的那天。不忘,似水流年;不见,纯真笑脸;往事,揉成纸团;思念,湿了双眼……”


     

责任编辑: 吉政

上一篇: 【散文】让自己成为风景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临汾日报晚报版、临汾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