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父亲的期望

2017-12-02 09:08:58 来源:临汾新闻网

父亲的期望

王友明

  父亲近40岁时,我来到这个世界。父亲整天乐呵呵地,把未来的期望全部寄托在我的身上。

  因而上学前,父亲给我起了一个让人一听就难以忘怀的名字:有名。父亲是期望儿子将来“小有名气”,其名字能为大家所熟知。在这个名字里,饱含着一位古朴憨厚的农民,对儿子的殷殷厚望与眷眷深情,对光宗耀祖的向往与憧憬。

  上学后,我牢记父亲的嘱咐和期望,刻苦学习,奋发努力,在班上几乎是一路遥遥领先。小学四年级的一次数学竞赛,在15所学校数百名学生中,我独占鳌头;后来,又在31所学校千余名学生的数学竞赛中,夺得了第二名;升学时,我以并列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高小。父亲纯朴憨厚的期望里,充满着欣慰与快乐。

  那时候,尽管家里十二分地拮据艰难,但为了能让我脱离世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酸,父亲常常是顶着星光出门,又顶着星光回家,或在附近乡村,或在周边城镇,挑着一副担子,穿街过巷地跑着卖香油。晚上很晚回到家,还要在小油灯下编织柳条筐、柳条篮,换钱贴补家用。

  至今我都有点不明白,每天百十里路,父亲是怎样用一双脚量过来又量过去的。那么艰难的奔波,却还得省吃俭用着。那么劳累,还要熬夜编织,父亲究竟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

  由于父亲用以充饥的多是掺着菜叶子的糠窝窝头,解渴的多是凉水。长时间的奔波,加上顿顿窝头、凉水,父亲患上了严重的胃病。即使如此,父亲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奔波,就是为了心中的那份期望。

  正是父亲的辛劳,才换来一家五口人的衣食和我的上学费用。

  一个风雪交加的日子,父亲雪人般来到学校,亲切而慈爱地抚摸着我的头,笑盈盈地说:“闭上眼睛,猜猜爹给你带了什么?”我顺从地紧闭双目,猜了半天也没猜着。待我睁眼一瞧,父亲手里拿着一支新钢笔。父亲告诉我,这支钢笔花费了1.元钱,是用卖柳条筐攒下的钱买的。在那个年月,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奢侈品。我含着激动的泪水向父亲许下诺言:“爹,我一定好好读书,多写作文,将来当一名记者或者作家。”父亲兴奋地说:“那可是我和你娘做梦都盼望的事啊!”我深知,这支钢笔饱含着父亲望子成龙的由衷期待。

  从那以后,对数字迟钝,而对文字敏锐的我,学习更加刻苦了,写的作文也多了。有的作文还被作为范文在学校范围内传阅。学校放了假,我就一边帮助父母干点农活,边把所见所闻写成小文,寄到报社。有几篇“豆腐块”“火柴盒”发表了,我高兴得手舞足蹈,父亲的脸上也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欣慰。

  1970年冬天,我报名参军。填写入伍登记表时,我悄悄地将我的名字“有名”改为“友明”。

  临走的那天,父亲兴奋地执意要送我,说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他放心不下。在出发时,我战战兢兢地告诉了父亲改名的事。没想到,父亲沉默片刻,竟然高兴地说:“也好,朋友遍天下,前程更光明。”说完,父亲一会儿为我拉拉衣服,一会儿为我整整挎包,脸上溢出绵长而深沉的牵挂与期望。

  父亲非常支持我参军,他说:“儿子,只有出去闯一闯,才能长见识,才能出人头地。”父亲对我倾注着殷切的期望啊!

  我知道,儿子是父母放飞的风筝,路有多远,线有多长。父亲送我到车站上车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布包,把一沓皱皱巴巴的1角、2角的纸票,塞给了我。捧着零零碎碎的角票,望着双眼布满血丝,含着泪水的父亲,我像触电般站在那里,早已是泪水满腮了。

  当汽车启动的那一瞬间,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对得起父亲,绝对不能辜负了父亲的期望!

  到了部队,我一天也没有松懈认真学习,刻苦训练,努力工作。业余时间,我还紧握着那支钢笔进行写作。我在心里一遍遍地对自己说,绝不能让父亲失望。

  通过一天天紧张艰苦的军营生活,我一步步地走向成熟。六年后,我真的提干了。这喜讯仿佛一团熊熊燃烧的旺火,潜入父亲的胸膛,父亲的心潮沸腾了。

  从此,不管农活多累,也不管生活中遇到多少困难,父亲的脸上总是挂着笑意。儿子成为世代躬耕的家门里第一个军官,父亲感到无比骄傲与自豪。

  日历在一天天减少,刊稿剪贴本在一天天加厚,我认为能坦然地面对父亲了。探亲回家时,我带着样报让父亲看。心想,父亲一定会夸奖我的。谁知,父亲温和而关切地说:“刚刚写出几篇文章,千万不要骄傲自满,路还长着呢!”父亲那意味深长的话,在我的心湖激起了一阵波澜。在新闻与文学创作这块田园里,我辛勤耕耘,加倍努力,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惟恐伤害了父亲那颗慈爱的心,辜负了父亲的殷切期望。

  父亲年迈时,因左腿根部创伤性关节炎伴股骨头坏死,进行了全髋关节置换术,一直拄着双拐行走。有一次串门,不慎扭了一下,这一扭不要紧,竟使左腿膝盖处的骨头断裂了。医生说,父亲年老体弱,骨头松散,不能手术治疗,只能卧床休养。弟弟几次要打电话告诉我,都被父亲劝阻了。直到“五一”放假回家,我才知道父亲扭断腿的事。我埋怨为什么不告诉一声,父亲笑着说:“还不是希望你干好工作啊!”顿时,父亲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更加高大了。

  父亲就是这样,不管家里遭遇到多大的事儿,只要是能扛得过去,是绝不会让我分心的。因为,父亲的心里有一份深挚的期望。

  回首往事,我领悟到:只要拥有父亲这份深挚的期望,不管前行的路途上有怎样的荆棘和崎岖,我都会从这份深挚的期望里,获取力量和勇气,一路高歌地朝前走,踏平坎坷成大道,铸就人生的辉煌!


     

责任编辑: 吉政

上一篇: 【诗歌】感情家园(组诗)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临汾日报晚报版、临汾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