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感恩冬天

2017-12-02 09:09:47 来源:临汾新闻网

感恩冬天

赵化鲁

  对这个世界,需要心怀感恩的。冬正行经,在冬的怀抱,我们是枯叶枚枚,散落在尚绿的草坪上,披了晨霜,旭日泼洒过来,面目润湿,是夜的泪么?你我相互簇拥着,不择地势,无章栖身,你是清寒,我是凄冷,不约而同地做着梦——那朵关于雪花的梦。

  说到雪,心间莫名涌动一种暖。皑皑白雪之上,有斑斓的红巾飘扬,红巾披拂的容颜,如雪一般清纯么?25岁时写雪,写得洋洋洒洒,又一个25年将过,雪还在心空飞舞,而且有愈下愈大之势,似乎要把疲惫的中年雪藏。小麦过冬,雪盖三层被,我的岁月,亟需瑞雪的滋润。暮色里,忽然飘起星星点点的湿来,那是怎样一番惊喜呢?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白居易不经意一问,让刘十九名垂千古。若自名香山居士,谁又是你的刘十九呢?美酒易得,知己难求。“纪叟黄泉里,还应酿老春。夜台无李白,酤酒与何人”,太白的无理之问,问得人痛断肝肠!冬日有雪,雪佐以酒,岂不催生出融融暖意?倘雪与酒皆备,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馀杯,不亦快哉!

  感恩冬天,不只感怀回忆的温暖,对冬的言语,切莫轻弃。雪中送炭式的,铭记;雪上加霜式的,一笑。值得铭刻心头的,把爱传递;且可一笑而过的,该忘则忘吧。很喜欢的一句话是:我小小的心脏,连热爱的东西都放不下,哪里还有地方装得下仇恨?就拿风言冷语说吧,嘴在别人脸上,任由说去,而耳朵是我们自己的,凭什么要照单全收?一个耳朵进,另一个耳朵出,落得个耳根清静多好。

  仗剑江湖的侠士,岂肯为三尺巷争怒发冲冠?志在千里的赤兔,莫为蹇驴嘶鸣磨道恋栈。冬辞离秋,告别夏,一往直前,春不在回首处,便在抬望眼。为什么不感恩呢,前面是春,后面的后面之后,还是春。

  冬,有雪的画,有梅的诗,有凛冽生就的傲骨,有炉火氤氲的温馨,有千里冰封,有周天寒彻,有玉树琼枝,有一枝报春,还有情动于衷的感恩……

  冬天里更知暖阳的可贵,冬天里的渴望才最有温度。生命历经炎凉,年已四分之三,抛却芜杂的念,感恩冬天。


     

责任编辑: 吉政

上一篇: 【散文】父亲的期望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临汾日报晚报版、临汾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